"公奔私"的2017:"长盛系"遇魔咒 武当资产负

时间:2017-12-29 21:13 点击:

(原标题:“公奔私”的2017:“南方系”夺冠,“长盛系”遇魔咒)

来源:阿尔法工场

在北京,有这样一栋大厦,它既不在金融街,也不在CBD,却成为了“公奔私”代表——“华夏系”的大本营。

这座大厦名为腾达大厦。

在过去的十年间,作为第一波“公奔私”和“华夏系”的代表人物,星石投资的江晖就是从这里发迹的。据说,当初选择这里,是因为风水好。

此后,一批又一批“华夏系”奔私的追随者,也相继入驻这里。慢慢的,腾达大厦便成为了“华夏系”的大本营。

其实,“华夏系”只是众多“公奔私”的一个缩影,“嘉实系”、“博时系”、“南方系”、“长盛系”等众多派系,已然成为了资本市场中一股不可或缺的中坚力量。

尤其今年,市场出现风格转换,绩优蓝筹股一飞冲天,让“公奔私”出尽了风头。

“公奔私”业绩抢眼

据不完全统计,以“公奔私”各大派系的代表产品为例,今年以来的平均收益高达30%。

这与此前网上盛传的“2017年A股人均盈利2.48万,实则七成散户亏钱”的说法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“公奔私”表现抢眼的主要原因,恐怕与其基金经理过往的管理经历,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众所周知,公募基金经理在投资理念上,更倾向于价值投资为主;在个股选择上,更倾向于大盘蓝筹股。即便是“奔私”,其原有的投资理念和投资风格,也不免会带入到后面的职业生涯中。

从2017年度基金冠军之争,便可洞悉到这一点。

目前,暂居业绩前三的公募基金中,排名第一的基金,其第一大重仓股为美的集团(SZ:000333),排名第二、三名的第一大重仓股皆为贵州茅台(SH:600519)。

这样看来,今年公募基金的冠军归属,更像是茅台与美的之争。

难怪有人感叹道:“古有,得麒麟才子者,可得天下;今有,得美的茅台者,可得天下”。

“南方系”夺冠

作为“公奔私”的代表,谁在今年更胜一筹?

根据不完全统计,仅从收益排名来看,“南方系”、“华夏系”、“嘉实系”、“博时系”、“长盛系”分别位列榜单的第一至五名。

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基金公司,南方基金为私募行业输送了不少“精兵悍将”,作为“南方系”的代表人物——邱国鹭,更是名声在外。

离开南方基金的邱国鹭,在2013年成立了高毅资产。

通过采用多项业内领先的创新机制,包括投资经理跟投、产品以投资经理名字命名、投资经理高业绩提成、投研人才股权激励、奖金递延等机制,高毅资产招揽了一批明星基金经理,成为了私募界少有的“豪门私募”。

这样的付出,最终在其管理规模和产品业绩上,也得到了回报。

如果从“公奔私”的时点上看,邱国鹭并非是最早的。

因为在他之前,现任凯石益正资产董事长的陈继武,就已实现了“公奔私”。

仅从今年以来的产品表现看,凯石益正资产旗下的代表产品,虽取得了正收益,但在“南方系”中的排名却并不理想。

作为“南方系”中“公奔私”的后起之秀,诚朴资产的马北雁,今年以来取得的业绩绝对不容小觑。公司旗下代表产品的优异表现,是“南方系”位列五大派系榜首的真正推手。

此外,富果投资的谈建强与付罗龙,万杉资本的许建平,也都曾是南方基金的基金经理,所管理的基金,今年以来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。

这样看来,“南方系”的夺冠,似乎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。

“长盛系”遭遇魔咒

在五大派系中,今年最悲情的莫过于“长盛系”了。

虽然说,公募基金经理在投资理念上,更倾向于价值投资为主;在个股选择上,更倾向于大盘蓝筹股。但凡事都有例外,武当资产的田荣华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从武当资产今年的代表产品的净值走势看,竟然录得了“公奔私”中少有的负收益,大大拖累了“长盛系”整体的收益水平。

这样看来,田荣华在今年的个股选择上,至少是没有重仓配置大盘蓝筹股。

作为最早一批“公奔私”的代表人物,田荣华的眼光绝对算得上有“前瞻性”。

2007年从长盛基金离职后,他便成立了武当资产,投身于私募行业,这一干就是十年。

根据其官网显示,从2004年1月到2015年6月5日,田荣华管理的基金年平均收益率接近30%,这是众多投资者和私募管理人所望其项背的。

而2015年股灾后的武当资产,旗下产品的收益率一蹶不振,失去了往日的辉煌。

昔日的王者,今日的困境,时间似乎是对一家私募最好的写照。

除了武当资产,同样成立于2009年的德源安资产和尊嘉资产,这两家老牌私募旗下的代表产品,今年以来虽然取得了正收益,但表现同样差强人意。

似乎在“长盛系”的身上,存在着私募成立时间越早,产品收益越差的“魔咒”。

姜还是老的辣?这句话放在私募圈,可能真不一定对。

本文来源:网易财经综合责任编辑:席文超_NF5495